梦境之地

player玩家中的其中一个player玩家
可以点图,可以点文,是杂食党
(点图点文请聊天_(:з」∠)_)
现在正在为了自己的孩子努力中
(是一位责任心爆棚的母亲)
现有au:「梦境之下」「金色梦魇」
本命是ink
cp是lovers白
_(:з」∠)_

undertale‘衫’(三)周年快乐

虽然我知道已经晚了

ink的梦……

ink在一片空白的虚空中醒来,身体漂浮在空中,而一直跟着自己的画笔却并没有在背后……
一片空白……
“有人吗?……ERROR!是你干的吗!我劝你现在出来!要不然一会我出去了一定要你好看!……Error?……”
一片寂静……
“不不不!……不要……不要……”ink有些激动,没有画笔他什么也做不了。
正当ink崩溃时空间发生了改变……
纯白色的虚空变成了让人安心的橙色,ink也感受到了重力并稳稳的站在了透明的‘地面’上。
重新找回自我的ink慢慢的放下心来,感受着这片给他带来熟悉感却怎么也想不起来的虚空。
正当ink看着熟悉的景象总感觉还差点什么的时候,一张纯白色散发着微弱光芒的纸飘在了ink的身边。
ink看着眼前熟悉的纸张,伸出手想要碰触纸张时空间再度发生了变化。
出现在ink眼前的是一个很难见到的创造者,此时那位创造者正在纸上写写画画,好像在创作什么。ink并没有打扰那位干劲十足的创造者,而是安安静静的站在旁边看着那位创造者创造。
ink在纸上看到了熟悉却又不是的角色……
“看来这位创造者想要创造自己的au呢,只不过这些角色怎么怪怪的?为什么安黛因变成了真正的‘鱼’头噗~”ink连忙压制住自己的笑意,毕竟创造者也是用心在画,不能因为这个而嘲笑这位创造者。
“艾菲斯是变成了真正的‘龙’吗?这位创造者是不是想要画写实au啊?……”ink时不时的对着创造者的画自言自答,而创造者也只是一味地画图中~
时间不知道过了多久,空间发生了一次又一次的变化,每一次的变化都让这位创造者的人物形象更像现在的au角色们。
当空间再次变化时,创造者停下了手中的笔。ink好奇的凑近看了看,却发现这些人物不是原版的那些吗?怎么会。
空间再次变化……ink看到的是创造者在电脑上输入着一串串的代码……
空间再次变化……ink看到了,并且感受到了这位创造者发自内心的快乐。创造者将游戏上传,并且广受好评……
空间再次变化……ink还是站在那个橙色的空间里,一张纯白的纸在ink的面前慢慢的飘向天空。
接着又一张纯白色的纸张出现在橙色的空间里……有了第一张就会有第二张第三张……
接着ink猛然想起来这里是什么地方了,这里是让他自己感到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涂鸦区域’。
ink看着空中漂浮的纸张慢慢开始增多,脸上不自觉的挂起了微笑。
在ink的注视下,一张纸悄无声息的变成了碎片。有了第一张就会有第二张第三张……
“怎么会!发生了什么,为什么会碎裂?”ink接住了从那些变成了碎片的纸张中的其中一片,碎片在ink的手中缓缓消失……
空间似乎想要给予ink答案似的再度发生了变化……一片漆黑的空间中站着一位创造者。ink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是那位创造者现在看来并没有什么大碍。
“那个……你好,我叫ink。你……”没等ink说完,那位创造者转过身看着ink。
“我画的这根本就不是au,所以我丢弃了它。”“等等!创造者!这根本就不对!觉得不是au那就改啊!为什么要丢弃!”ink向创造者跑去想要进一步改变创造者的想法,当ink快要碰到创造者时,创造者消失了。ink愣愣的看着眼前的一片黑暗。
“不过我又有了新灵感,这个肯定会是个au的。”声音从ink的背后传来,快速转身后看到了那位创造者正在画另外一个au角色。“那你创造的以前的那个au呢!你就这么把他们给丢弃了吗!”创造者并没有理会ink的话,只是自顾自的画着自己想要的画。ink很生气,便想要夺下创作者手中的笔,让‘ta’好好的听自己的辩解,可是创造者再次的消失了。
正当ink疑惑不解时,另一个创造者出现在黑暗中,站在ink的面前。“我画不好,这些都是什么啊!画的好的比我多的去了,我为什么还要创造au呢?”ink眼前的创造者很低落,ink便上去安慰创造者说:“画画不是一天就能练好的,只要肯练习,一定可以画好的。可是要是放弃了,那就什么也不是了。”
“我创造的au……根本就不能实现!我无法创造出你们,我比不过那些大佬们,我一个渣渣竟然也想创au,果然是我太自大了吗?”“不是这样的!你要相信自己才行啊!哪个被你自称为大佬的人不是ta们一天天练出来的!你既然创造出了那个au那就要坚持到底啊!”创造者消失了……
“……怎么……这样。”ink很疑惑,创造者为什么……
“我的au是不会有人喜欢的……我为什么要创造出他们!”一个创作者出现在ink面前,手中拿着一张那个创造者au的全家福,当着ink的面起了个粉碎……“不!等等!不要!”当ink回过神来想要阻止时已经晚了。ink慢慢用双手捧起撕成碎片的画,尽管ink看出这位创造者不怎么会画画,但是这也是……“为什么……要撕了它?请你告诉我!为什么!”创作者消失了……
只留下了独自流泪的ink……
一瞬间黑暗的空间中挤满了创作者们……“是魔改!放弃吧!”“ut痴!”“我努力了!”“这画的是什么啊!骷髅就这样?”“这图不错,让我借用一下涨涨粉吧。”“只知道c骨c骨!你们恶心不!”“不要再盗我的图了!”“帕派瑞斯是小天使?只知道上他哥哥还天使!”“这什么啊!为什么要画这玩意?”“我只是想要让大家喜欢我的作品!为什么这么难!”“这是我的剧情啊!”“不就是照着你图描了个边吗至于吗你!”“我心好累,不想创造了……”“这是我的儿子!求求你们不要排挤他!”“这个不是我的文吗?为什么会在这里?”……ink愣愣的看着这些创作者叙述他们的苦恼,和不想要创造的理由……
一眨眼的时间空间再次恢复了平静,并又来到了‘涂鸦区域’……
ink对于刚才的经历久久都没有恢复平静……只是愣愣的站在原地站了很久。
ink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一些创作者来到了ink的身边,对着ink就是一阵加油打气不要放弃!“ink振作起来!我们还陪着你呢!”“au守护者可不能这么没精神哦!”“ink不要放弃!加油!”“我们可是你的粉丝呢!粉丝的力量很强大哦!”“ink别一副愁眉苦脸的,笑一个嘛!”……
“谢谢你们,我知道你们一定不会轻易丢下自己的au的,对吗?”ink知道,这些创作者非常喜欢自己的au,所以是肯定不会丢弃的。只要有这个目标,他就一定会尽自己最大努力守护这些au!
“丢弃?哦对了!我把那个旧的给不要了,现在这个新的au才是我的最爱!”
“等等!你说什么?”「ink」
“对了对了!照你这么说我儿子最近有些多,你们要不要啊!要了的话我给你们几个!”
“等等!”「ink」
“对了我这里也有一些用不上的,你们要不要啊?”
“等等……”「ink」
“好啊!我最近正愁没孩子呢!你给我吧!”
“停下!!!!!!”ink总感觉什么地方缺了点什么……创造者们消失了……
ink感受到了从内到外的空虚寂寞……
又有一些创作者出现在ink的面前……
“你们还想要怎么样?”ink流着泪看着眼前的创造者们,一个创造者猛地抱住了哭泣的ink。
“我们只想要告诉你,我们不会丢弃任何一个生命。”ink被创造者所说的话震惊到了,从刚才开始那些创造者就在不断的给他提供负能量,让ink一时半会之间出现了迷失。那时候的ink根本就不知道接下来该做什么了,他很迷茫……
“我们会尽可能的陪着你到最后,尽管我们不知道还能撑多久。”“ut世界正在走向灭亡,一些不知道从那里冒出来的反ut人员们,他们更是不希望ut存在。”“老老实实观看片子的人少了,由于我们世界的人很广,一些玩家在看片时总是管不好自己的嘴!导致痛恨我们ut的人越来越多……”“我们尽可能的让我们自己的au强大,强大到不需要他的创造者就能够运行,可是我们做不到。”“我们尽可能的让其他人知道,可是行不通……我很抱歉。”“ink你的工作虽然不多但是却繁重……我们尽可能的给你提供能量。”“我们会为你努力的!ink!”“尽量避免让这个世界坠落!”……
“谢谢你们创造者!谢谢你们!”

——————————————

————————————

——————————

————————

——————

————

——


“ink!太好了你终于醒了!怎么样?有那里不舒服吗?”ink一睁眼就看到了焦急不已的Dream和「ErRor」
“Dream我没事的,他是谁?”ink看向Dream旁边穿着蓝色外衣的骷髅。
“那个我叫「ErRor」是「ErRor」之下的,你因为昏迷不醒所以我就帮你开导了一下。”ink看着眼前微笑的骨,不自觉的感到很安心。
“他的工作就是这个,所以我就想让他帮个忙。”Dream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是吗……”ink觉得无所谓……
“话说ink你做了什么梦啊?竟然能困住你。”
“也没什么,就是和创造者一起讨论了些东西罢了。”
“是吗?不要逞强啊。”Dream拍了拍ink的肩,提醒ink我们可是同一个战队的。
而ink只是笑了笑……

自家机器兽设孩子「流光」
保姆型机器人   自身无战斗装甲
知识库全面   什么都会
安全无害(提前你别惹他)
性格温和
目前任务:
照顾「暗幻」和「耀幻」,不让他们惹事。
拥有开启其它空间的能力(我给他装的),与‘所有’家人关系很好……

动物战队—当星星战队的成员变成动物了
纯属脑洞
ooc警告
“嘶~疼疼疼!dream轻点轻点!”“blue忍着点一会就好了,你要是一直动的话我是没办法给你上药治疗的。”“可是…”“没有可是!”“好吧…”blue只能接受dream的摧残(上药)。
将blue胳膊的伤口包扎好后,开始了给自己的治疗。“dream你的伤……”dream的胸腔骨上有一个洞,还再不断的流出黑暗物质…“没事的,这次就差一点哥哥就能将金苹果拿走了,不过还好。”“dream我是不是很没用…”“没事的blue,嗯……华丽的blue能不能帮我包扎下伤口呢?”“当然没问题!华丽的sans愿意帮忙!”
———————————镜头切换中~———————————————————
“blue你知道ink去哪儿了吗?”dream因为刚被blue包扎好伤口,现在疼的还不能动(因为在治疗时blue力气用大了,导致dream虽然被包扎好了,伤口却更疼了。)。躺在沙发上看着blue收拾医疗用品。
“哦!ink啊!他将自己治好后就去涂鸦区域了,说是什么感觉到了异常。”
“这样吗……”dream想了想,ink应该不会出事的……一阵困意涌来,dream渐渐地睡着了。
“dream!华丽的sans收拾……dream?”blue看到dream睡着了,于是就没有再打扰他。给dream盖了个被子后,自己也躺在另一张沙发上睡着了。
————————涂鸦区域————————
ink拖着一身伤,将不怀好意的屠杀线玩家赶出了涂鸦区域。“哈……哈……终于……”精神紧绷的ink终于松了口气,昏倒在了地上……
再度醒来时,ink感觉全身上下都传来钻心的疼。‘额嗯~好疼~为什么……动不了…’ink疼的卷缩成一团,紧闭着双眼,想要将自己身体上的疼痛排除,但是没用。并且使ink更加了解了这些疼痛来自自己所受的伤,可是自己以前无论断臂还是受了比这个更严重的伤,都没有像现在这么疼痛过……
最终ink被疼的昏了过去……
————————————星星战队基地——————————
dream缓缓睁开眼,刚想要起身却被胸口前的疼痛强行让他趴下来。‘好痛……伤口还没好吗?让blue帮帮我好了。’“blue?blue你在吗?”
“我在dream!你怎么了!”“我的伤好像恶化了,你能帮我再拿些药吗?”“当然!华丽的sans愿意帮忙!”……
一只狗猛地跳到了dream的身旁,嘴里还咬着医疗用的箱子。‘我们基地里什么时候把狗带进来了?等等!蓝色围巾!’这个狗全身雪白色穿着蓝色的蝴蝶结围巾,dream感觉糟透了……
“dream!我把药都拿来了!”“你是blue?”“dream?”
“你怎么变成狗了!”
“你怎么变成猫了!”
“……”“……”
——————————————————
“所以dream,我们为什么都变成动物了啊?我们还能变回去吗?”blue趴在dream旁边,用重力控制控制着药水,慢慢的帮助dream涂在胸前不断冒出鲜红色血液的伤口上。
“额……我不知道……或许ink有办法吧,blue你快点,这些药真的让我感觉很疼啊!”“啊!dream你忍忍!马上就好了!”
——————————一阵治疗后—————————
被绑好伤口的dream疼得直卷缩身体,刚才因为伤口处理不当又从新上了一次药。治疗过程中滴落的鲜血染红了绿色的沙发,像是妖艳的玫瑰花朵绽放在绿色的丛林间。
dream发誓,当这次动物浩劫过去后,一定要让blue学习如何治疗别人。
“dream对不起,华丽的sans保证这次治疗只是个意外!下次一定会做的更好!”
“没事的blue,只是天色不早了,你不回去你的au那里吗?”
“糟了!华丽的sans忘了看时间了!那个懒哥哥需要我!dream那我先走了,明天见!”blue欢快的跑向通向underswap的传送门……
看着blue消失在传送门里,dream试着让自己站起来,却换来了伤口貌似裂开的迹象,不得已中,还是乖乖的趴在了沙发上。
看着自己白色的猫爪染上了暗红色,dream闭上眼不再去想这种东西。
————————我是切换分割线——————
ink在半梦半醒之间感觉自己被人抓住自己的围巾吊了起来,并且还在不断的戳着自己的伤口处。ink疼的想要阻止这个人,可是自己的眼就是无法张开,手也无法移动一下,ink感到了绝望……
ink被不断传来的疼痛彻底拉入黑暗之中,ink不可思议的感受到了自己的血液在不断的流失,明明自己是骷髅啊……
ink再次睁开眼后,发现自己在一片黑暗之中。虽然伤口还是很疼,但是还是很努力的爬出了这片黑暗……ink发现是一个厚重的被子将自己盖住了而已,而自己现在所处的空间除了这条被子后就是一片空白……
“这是哪里!有人吗?求求你!随便来个人就好……救命……求求你……不要……不要忘记我!……随便一个人都好……救命……不要……画笔……你在哪里啊……不要……”ink害怕的想要挪回被子里,至少黑暗会让ink好受些。却被不知从哪里出现的人一把拽住围巾给提了起来,抱在了怀里。
“呵!测试完毕,是彩虹混蛋本骨。怎么?我就好奇测试下不行吗?你那是什么眼神?”面对抱着自己的error,ink很神奇的想到了‘error的接触恐惧症好了’……
“喂!怎么?变成兔子傻了吗?想不到这次动物危机还能把智商降低啊……不对!你本来就不聪明啊!”听到error的话后ink怒了,使劲在error怀里扑腾。“什么叫我不聪明啊!我很聪明的你个蠢乱码!你听见了没!”
error听的有些不耐烦了,戳了一下ink的伤口,ink瞬间就不动了。“哈哈哈哈哈!你这样超搞笑的啊彩虹混蛋!哈哈哈!”“好疼啊!!!你干什么要动我的伤!很疼的好吗!”“哈哈哈哈哈咳咳!彩虹混蛋不管你说了什么,我只能告诉你我听不懂,你的兔子语言我可不会!”“好你个乱码!你故意的吧!兔子语言是几个意思!”error看着怀里的兔子好像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的样子,于是就让蓝线吊了一个镜子到ink身前……error笑而不语中~
“等等!我变成兔子了!什么鬼啊!error一定是你干的对吧!快把我变回来!”“怎么?终于知道你自己变成兔子了?”“error!”“都说了我听不懂你的话了。(偷笑中~)”
——————underswap地面世界———————
“blue怎么还没回来?真奇怪?平常这个时间或多或少应该已经来了啊?”烟枪靠着门,看着人们不断的忙碌,抽着烟等着自家的小兄弟回来。
“papy!papy!今天发生了超级奇怪的事哦!我和dream一觉醒来发现我们都变成了动物!dream是猫……”烟枪看着在自己面前不断汪汪叫的白色小狗戴着一条蓝色的蝴蝶结围巾,蹲下身摸了摸狗狗的头部,狗狗也很听话的被摸着头。
“你想玩吗?狗狗?好的好的,给你根骨头,去玩吧。”将自己变出来的骨头扔了出去,狗狗欢快的将骨头叼了回来,然后猛地将骨头踩在脚下,冲着烟枪狂叫!“我不是狗狗!不要再耍我了!你认真点啊!”“嘿!怎么了小家伙,我这里还有很多骨头够你玩的,别激动。”“都说了我不要骨头了!你为什么就是不听我说的!”猛地跳到了烟枪的身上,用爪子抓着烟枪的衣服。
“嘿!狗狗乖!狗狗乖!”“都说我不是狗狗了!”
blue觉得怎么也无法和自己的兄弟沟通,直接用重力控制将自己的兄弟抬起来,进家……
“重力控制……等等!所以你真的是blue!”眼前的狗狗猛地点头。“你终于知道了吗!所以不要再给我骨头了!”一根骨头从blue的头顶飞过,blue条件反射似的猛地将骨头叼住了……
“都说了不要再耍我了!!!!”知道自己被兄弟耍后,气的blue一直在烟枪身边吼叫。
“好了好了,别这样了,我知道错了,下次还敢。”blue吼叫的更大声了。“总之blue你为什么会变成狗啊?”“哦!我们是一觉醒来发现自己变成动物的。”烟枪看着自家兄弟一直汪汪叫,而自己根本听不懂……
“咳咳!blue啊,你说的话我根本听不懂啊。”“听不懂,为什么?”“在我眼里你就只是一直在汪汪叫而已,而我是个骷髅,所以我根本不懂狗狗语言。”“这样吗?”blue失望的低下头。
“总之一切都会过去的……
——————————星星战队基地————————
“唔……疼的完全睡不着啊,肉体的伤害比骨体的伤害要严重很多呢。……ink怎么还没有回来?难道和我们一样也变成动物了吗?动物状态到底要持续多久啊?”
“呵呵呵!看看我发现了什么?一只变成猫的炸毛梦想家。”“nm!你为什么会来这里!”“怎么?突然见到我是不是很惊讶啊?”“nm!你别逼我出手!”刚想站起来,却因为剧烈的疼痛而不得不趴下。
“怎么?你这是选择臣服我吗?”“我才不会臣服你呢!”“早点臣服于我不就好了吗?那接下来,就把你的金苹果交给我吧!”nm将手伸向了趴在沙发上动弹不得的Dream,却被炸毛的Dream反咬了一口。Dream快速吐掉了口中咬下的黑暗物质,继续盯着面前不怀好意的骨。
“切,变成猫你还是一样的倔强啊。”“我不管变成了什么!也不会把金苹果交给你的!”nm看着眼前炸毛的猫一副你敢过来我就敢咬你的气势给逗笑了,背后用黑暗物质群凝聚的触手得到了指令一起攻向Dream。
Dream被突然的袭击吓到了,不管自己的伤口到底有多么的严重,快速的躲避了一次又一次的攻击。而伤口早以裂开,一朵朵鲜红色的花朵绽放在洁白的地板上。nm看着眼前的花朵,不自觉的皱了皱眉。
Dream因为体力不支再加上流血过多已经完全无法移动了。随着攻击再次袭来,昏迷的Dream已经无法躲避了……攻击在接近Dream一厘米时停了下来,nm走上前查看了Dream的伤势后带着Dream就是一个瞬移……







没了









总之就是星星战队三位成员变成动物。
ink是兔子
Dream是猫
Blueberry是狗






由于这次动物意外三个骨或者动物?
每个骨都有自己的饲主或者是照顾主?
ink由Error照顾
Dream由他哥哥照顾(石油状态下的)
Blueberry由他哥哥照顾?我看更像是他哥哥养了新宠物……






当然过了不久后动物危机解除,三人都变了回来……







要玩

吃枣药完

我都写了什么鬼!(摔手机!)

是本人的徽章+签名+水印!
哈哈哈哈哈\(^▽^)/
我又有自己的新签名了!

自家兽設孩子们。
出场孩子:暗幻、耀幻

nm与星星战队的第一次相遇……?
此nm是「金色梦魇」的nm

「金色梦魇」

诞生背景是dream成功的找到了让nm变回来的方法(方法未知,多种可能性),但是nm失去了当石油nm时的所有记忆。无数个黑苹果仍然在nm体内(只是被封印了而已?),会在nm情绪激动时从眼睛流出来(黑暗物质),也可以从体内生成触手(???)。

对于邪骨们的事情nm毫不知情,最后还是当了邪骨们的朋友(?)。与星星战队关系要好,与其它au关系不稳定(他们还记得nm所做过的一切)。

性格温和、冷静/容易激动

对于还处在自己摸到了金苹果,将情感之树变成黑苹果树的记忆之中。对于旧记忆中的痛苦,nm不会再放任其他人再度欺负自己。

dream比自己记忆里的更加成熟稳重,连衣服也换了。dream更加的亲近nm,保护着他。并亲手制作了一个连帽披风,送给nm……

常常因为情绪激动而流黑暗物质(石油),对于dream的话铭记在心,很听dream的话……
与情绪分身同在一条时间线上……

———————介绍完毕————————
———————正文开始————————

“dream我不觉得这是个好主意,毕竟我可是……(毁坏了我们的母亲,伤害了大家的人啊。)”

“不要紧张啦哥哥,他们都是我的好朋友。我敢肯定不会像以前一样的,相信我。”

“好吧,你说是就是吧。(大不了再瞒着dream就行了。)”

“我知道你在想什么哥哥,放心吧,我不会让这种事再发生了。”

“你知道我在想什么?真奇怪哈?那我现在想到了一个软乎乎的东西,你知道是什么吗?”

“嗯……让我猜猜。你想到了小兔子,对嘛吗?”

“不对,是你才对。”

“哈?为什么啊哥哥?”dream笑着拉着自家哥哥,他可不想再次放手了。

“因为你软乎乎的啊。”说着还揉了揉dream的脸,dream也没有阻止自家哥哥的揉脸行为。

“不过,想不到我睡了这么久啊。你变了好多啊,那里也变了好多呢……”

“嘿!哥哥,别伤感了,一切都过去了不是吗?我们不要总想着那些不好的事情。”

“我不知道dream,我不知道……”

“哥哥,答应我。以后不管发生了什么,告诉你的亲人好吗?”dream拉着nm的手紧了紧,nm心里也在做着争斗。是告诉dream,让dream因为自己而为自己担心。还是不告诉dream,继续默默的承受着一切的痛苦,让nm无法选择。

正当nm不知道怎样选择时,却被dream一把拍到肩膀,强行停止思路。

“你必须告诉我哥哥,你没有选择,并且你现在已经骗不了我了,我是认真的。”

“看来是的啊dream,你已经不像以前一样了。现在的你比我记忆中的已经成熟坚定了许多。”

“所以你必须告诉我!一定要!肯定要!因为你无法再欺骗我了!”

“好吧,我收回成熟两字。”

“嘿!”

两骨有说有笑的来到了星星战队的基地……

“嘿!大家,我要向你们介绍一个新朋友!”

正在玩耍的情绪分身们齐刷刷的看向门口站着的两位,nm一时间想起了不好的事情,狠狠的将披风上的帽子扣在了自己的脸上,不与其他人对视……他不想看到那种眼神……他真的不想……

“哦!dream你回来了!本体和blue有事情正好出去了,估计一会儿才能回来。”「紫色」

“是这样吗?那等会儿他们回来后再介绍下也没什么吧。”将nm领到沙发上坐下……

“介绍谁?你身旁的那位吗?”「橙色」

“那不是dreamswap里的nm吗?我们都认识啊?记得吗?我上次还和他一起去JR捣乱了呢!超好玩!”「绿色」

“先听我说。这是我的亲哥哥叫nightmare,是与我们同一条时间线上的,他并不是其它时间线的。他是我唯一的哥哥。”说着还看向了nm,nm被dream说的很感动,可是他还是不想……

“等等!你的亲哥哥nm是这条时间线上的,那也就是说……”「黄色」

“是的,还记得邪骨团的nm吗?”

“你说那个石油章鱼?……干嘛?难道不是章鱼吗?”「绿色」

“dream别理他,可是这个nm明明……”「黄色」

“我找到了让哥哥变回来的方法!并且成功了!”dream激动的直接抱住了身旁的nm。“我会将哥哥的具体情况告诉你们的,免得你们惹我哥哥的事。”

“我们可不会欺负朋友。”「红色」

“尽管放心吧dream,我们不会欺负你哥哥的。”「粉色」

“那也要他不惹事才行啊。”「橙色」

“哥哥不会惹事的,放心好啦。”

“我们要不要来个自我介绍一下?”「黄色」

“对哦!哥哥,他们都是我的朋友,不要担心,向他们介绍下自己吧!毕竟不管怎么说也要来个流程不是吗?”

nm有些不知所措,毕竟自己以前可没有什么交朋友的记录。并且在场的人又那么多……

“哦~哥哥没事的,我保证。”

“这样吧,我们先来。我叫「黄色」开心情绪,很高兴认识你nm。”简单的介绍了自己,看着nm并不想放下戒备,所以也就没有伸手。

“我叫「橙色」高兴情绪,你好nm。”友好的朝nm挥了挥手,尽管nm并没有做出任何反应,但「橙色」并没觉得怎么样,反而只是笑了笑将手放下。

“nm你好啊~我叫「粉色」温柔情绪。我觉得我们可以成为好朋友。”

“我叫「红色」愤怒情绪,但是别担心,我只是代表愤怒,我自身还是蛮冷静的,除非你先惹了我。”

“我叫「绿色」!代表爱玩!当然我自身也蛮喜欢玩的嘻嘻!或许我们那一天可以一起去JR捣乱,那里的dream肯定会疯的!哈哈哈哈哈!”

“我是「紫色」,忠诚情绪。你好!nm。”

“我是「蓝色」代表悲伤,但是代表什么并不会变成什么,所以我不是爱哭鬼。”

“你不是吗?(偷笑中~)”「红色」

“不是!(委屈)明明就不是的(忍住眼泪)~我又不想这样的(忍不住了)哇啊啊啊啊~(哭了)「紫色」他欺负我!呜呜呜~”「蓝色」

“好了好了,别闹了,新朋友还在呢!「红色」你别再逗「蓝色」了!”「粉色」

“我又没说错,还有这家伙是「青色」,代表冷静。他不经常说话,所以别见怪。”「红色」拍了拍「青色」的头,然后被「青色」拍开。

dream看着眼前热闹的一幕,心里更加确定一定不要再让哥哥离开了!nm看着眼前其乐融融的颜料们,一时看呆了。要是能和他们成为朋友……我可以和他们成为朋友吗?

“嘛~就这样了。区分我们的方法很简单,看我们脸上的墨水颜色,对应的颜料颜色就是了。有可能刚开始会把我们认错,不过习惯后就好了。”「黄色」
“哥哥,该你了。”dream用胳膊顶了一下正在发呆的nm。

“……(好吧豁出去了)我叫nightmare,是dream的双胞胎哥哥,消极情绪的守护者……”放下戒备,决定相信面前的人们,至少要让dream开心。

“酷!又一个守护者加入我们了!”「绿色」

“?……你们不讨厌我吗?”nm没有从眼前的所有人眼中看到那个熟悉的眼神,大家都是高兴快乐的……

“怎么会呢,我们为什么要讨厌你?我们也和你一样是守护者哦!”「粉色」

“对啊,我们从现在起就都是朋友了,朋友之间没有讨厌一说。”「紫色」

nm很感动,他除了dream外从来就没有过真正的朋友。小声地说了句谢谢后,忍不住的泪水流了出来……

很快不怎么好动的nm与情绪分身们打成一片,有说有笑的。dream也时不时的讲述了一些他们俩兄弟小时候的遭遇……

几分钟后ink和blue回来了。回来的blue立马看到了新来的朋友,一把抱了上去……

“哦~他就和你一样可爱dream~他是我们的新朋友吗!华丽的sans愿意成为新朋友的伙伴!我叫sans!当然你也可以叫我Blueberry!或者叫我blue!你爱怎么叫就怎么叫吧!我的新朋友!我们一定会成为永远最棒的朋友!”

nm虽然被突如其来的拥抱吓了一跳,但是看到对方自我介绍,并且激动的不成样……也就任blue抱了。

“额……blue他是我哥哥叫nightmare。”

“哦!你好啊nightmare,我想我们现在已经成为朋友了!”blue并没有使劲抱nm,他知道那样抱的下场。

“dream你哥哥nm……不会是我想的那个吧。”ink一脸疑惑的看着自家分身与nm、blue打成一片。

“是的ink,我找到了让哥哥恢复原样的方法,并且成功了!现在哥哥回来了,我不会再让哥哥离开了。”

“你说是就是吧,邪骨团那边怎么样了?”

“他们啊~没事的,就是刚见到哥哥时吓了一跳罢了,除了cross想要亲我哥哥被我一箭射在墙上,一切都很完美。”

“嗯……嗯?等等你……”

“总之就这样了,ink你也和哥哥认识一下吧~”

ink点点头,走到nm面前说:“你好nm,我叫ink,是au的守护者……………

无意中发现的g爹
我发誓这坨g在我拍照之前是黑的

「金色梦魇」
诞生背景是dream成功的找到了让nm变回来的方法(方法未知,多种可能性),但是nm失去了当石油nm时的所有记忆。无数个黑苹果仍然在nm体内(只是被封印了而已?),会在nm情绪激动时从眼睛流出来(黑暗物质),也可以从体内生成触手(???)。对于邪骨们的事情nm毫不知情,最后还是当了邪骨们的朋友(?)。与星星战队关系要好,与其它au关系不稳定(他们还记得nm所做过的一切)。
性格温和、冷静/容易激动
对于还处在自己摸到了金苹果,将情感之树变成黑苹果树的记忆之中。对于旧记忆中的痛苦,nm不会再放任其他人再度欺负自己。
dream比自己记忆里的更加成熟稳重,连衣服也换了。dream更加的亲近nm,保护着他。并亲手制作了一个连帽披风,送给nm……
常常因为情绪激动而流黑暗物质(石油),对于dream的话铭记在心,很听dream的话……
与情绪分身同在一条时间线上……